追蹤
鳥梨伯‧Château Document
關於部落格
有別於桃子的分站---
家庭‧自助旅行‧鳥梨伯的玩具
  • 5701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2010 北海道] 網走.收不完的禮物@鄉土料理富士

  接下來是我們自己點的刺身,別看它肉色偏暗紅就以為它是馬肉或是熊肉,它其實還是某種海中生物的肉,但鳥梨伯交代不能寫,那就請自己想像吧!


  我們桌上的菜還沒吃完呢,笑臉老爺爺又神神秘秘地從吧台後面端出一小碟貌似薑末的present,要我們取一小撮嚐嚐味道,而且再三警告我們只能取一點點。這一小點present的威力可不小,直嗆的味道一點也不輸給芥末,只是比較溫和,滑到喉頭時竟不可思議地出現像牛奶般滑順的甘美,也是生平首次嚐試。見我們滿臉疑惑,笑臉爺爺為我們解開謎團,以我們有限的日文理解,這玩意兒叫做北海道芥末,好玩得緊。


  這盤炸物是我們點的天婦羅,大家看得出來它是什麼天婦羅嗎?其實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麼天婦羅,只知道日文menu上說它是行者ニンニク天婦羅(某種藥草天婦羅),一時覺得好奇就點了。裹在薄薄麵衣底下的藥草飄著淡雅的清香,表皮炸得酥脆,沾上芝麻鹽,頗為下酒。


  然後是我們點的串燒combo,有雞肉、砂肝和雞軟骨,只以簡單的鹽調味,卻越嚼越香,同樣是下酒好物。


  接著上桌的是烤魚干,這兩小條乾乾癟癟營養不良的魚干著實不太上得枱面,不過魚肉本身的幼細完完全全彌補了它長相不起眼的缺點,令人刮目相看!


  笑臉爺爺送禮物送上癮了,又端出一碟細心堆疊的蔬菜來,這種菜看上去跟芹菜莖很像,簡單在滾水裡汆燙後灑上一些七味粉便上桌,實際品嚐之後便發現這種蔬菜的纖維感比較不明顯,也沒有芹菜那種獨特的香氣。我們後來發現這種蔬菜在北海道好像遍地都是,在路旁的空地上恣意生長著,非常好奇它到底叫什麼名字。


  吃了人家這麼多禮物,我們也很不好意思地一直加點著菜餚,這道是八角軍艦燒,是將八角魚塗上味噌和味醂後,灑上蔥花去烤的一道料理。雖然都是以味噌調味的料理,但這軍艦燒吃起來不像西京燒那麼容易膩口,略帶甜味,很能襯出八角魚的鮮美。


  接下來這道菜是我們得意之點:「鮭魚白子天婦羅」,所謂鮭魚白子就是鮭魚的精巢,日本人喜歡在火鍋裡加入白子,據說有暖身滋補的功效,而富士的料理方式是裹粉去炸,外酥脆、內軟嫩,口感上更為多元,而且將白子馥郁的滋味襯托得更加出色!




  正當我心裡嘀咕著:「老爺爺啊,千萬不要再送我們禮物了,超級不好意思的!」的時候,笑臉爺爺又送上關東煮一碟,我點頭致謝到額頭都要敲在桌子上了。雖然只是簡單的大根和雞蛋,但上桌前笑臉爺爺仍毫不馬虎地仔細盛了盤,灑上蔥花,還擠了朵黃芥末花一來供我們沾取,二來作色。關東煮的表現雖是平平,但傳遞出來的卻是濃得化不開的人情味。


  我們自己點了一道集北海道名產於一身的「奶油馬鈴薯」,小小的鐵鍋裡盛裝的是個頭約莫拳頭大、呈圓形的男爵馬鈴薯,削了皮之後加入奶油塊去烤,奶油的噴香滋味直竄鼻腔,濃郁的奶香襯著綿細的馬鈴薯,入口即化,齒頰留香,唯一的缺點就是太有飽足感,不宜多吃。笑臉爺爺推荐的吃法則更為重口味:沾著醬油醃辣椒吃。我得承認這種新穎吃法頓時將奶油馬鈴薯的濃重化為輕盈,搖身一變成了下酒好菜,果然是笑臉爺爺會強力推荐的吃法。




  一小道一小道的菜餚不停地上,酒也一杯杯下肚,眼見我們都已經飽到天靈蓋了,爺爺又閃著慧頡的笑容,轉身拿出一把日文叫做SOBA的麵線,轉身為我們煮冷麵。可能是因為經過冰鎮的關係,SOBA的口感跟台灣那種吃起來糊糊爛爛的麵線很不同,麵體仍保有Q彈彈的嚼勁,嚐來格外淡雅的SOBA竟然沒有成為壓死兩隻貪吃鬼的稻草頗令我意外。



(笑臉爺爺拿出麵線給我們看)



  可能因為我們是少數會造訪的外國人,也可能因為爺爺說他二十年前也來過台灣觀光,身為主廚的爺爺幾乎是全程站在我們面前為我們烹調料理、以很有限的英文陪我們聊天,當然,還有那一道又一道彷彿不見盡頭的小禮物,在異地旅行能遇上這麼親切的外國人,心中滿是暖意。富士的料理或許不是最頂尖的,但在這裡所感受到的人情味,卻是日本第一!

(永遠都忘不了的爽朗笑容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